卿白露

#楼诚及其各种衍生#
小甜饼最好吃
我大楼诚还能再战五百年!

排前两句,决定去背单词

我是凯凯王手里的一把勺子:

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

合理运用这两句话 生活会美好很多

毕竟网络不是生活的全部 作业写完了吗考试复习好了吗实验做完了吗毕设ddl搞完了吗读研能发sci吗房贷还完了吗存款几位数啊工作稳定吗

说真的要是撕逼能让我发篇science nature或者jacs 那老子愿意天天挂了网上撕逼啊问题是并不能

多用点时间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才算得上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别人对得起社会

如果你不理解我 我会很…你他妈爱理解不理解。

取关随意 好走不送。

不愧是正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群青与光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玩意儿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错的不是楼诚,是人。

一觉醒来发现刷黑图的少了好多哦可喜可贺。

这件事已经有一堆太太表态发声明了,以及这是我前年入圈以来看见小透明发声最多的一次了,还有人在揪着说我圈没反应也是挺好玩儿的。

刷tag的时候看见个楼诚粉提纯去kkw粉,觉得楼诚不尊重kkw,从此不粉楼诚的,具体差不多是这样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

恕我直言,楼诚没有任何错,有错的一直都是人。我说的楼诚只是指楼诚,不是楼诚圈。楼诚只是明楼明诚两个角色,爱他们是因为他们的性格人设他们的情感牵绊。你不爱他们了,却把原因扣在他们不尊重kkw上面,挺奇怪的。有错的是楼诚圈里的某些败类和你们所谓纯粉里的某些黑子,冤有头债有主好吗?

说实话可能我为人比较冷漠,我是把楼诚和楼诚圈分开来看的。不过你们好像也都支持大家把该分开的分开来看?毕竟协议都搞出来了。对我来说,楼诚是书里和电视剧里的角色,楼诚圈是爱楼诚的一群人聚起来希望能让楼诚在文字中绘画里继续活下去的一个地方。说句不好听的,他们笔下的楼诚说到底并不是真正的楼诚,非原作作者亲笔的其实都算得上ooc。

所以从楼诚粉提纯kkw粉的那位,你是真的有喜欢过楼诚吗?

哦我只是个楼诚粉,kkw粉jd粉都不是,他们很好,是你们的心肝宝贝,我也喜欢他们的脸手脚踝喜欢他们的作品,但我就是不粉他们。

撕逼不约,不如跳舞。

泡水咸鱼:

文荒求安利第二期qwq


先卖几个画风清奇的安利抛砖引玉:


《疯狂实验史》


偷尸体,电青蛙,蒸桑拿,当疯狂的科学家们做实验时,他们在想些什么?


《战争的果实》


在这个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的时代,人类为什么需要战争?


《数学精英》


心形方程式传说是真的吗?笛卡尔和瑞典女王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聪明的数学家为何又会死于愚蠢的膀胱爆炸?数学界的野史,亦可赛艇。


2016.11.07




老大今天打谁!:


====2016.03.28=====



话说最近你们有没有读到什么有意思的书?哭着求安利qwq


顺带安利一下几本最近读的觉得挺有趣的:


《该不该把桥上的男人推下去》


是不是看到书名就很想读233333哲学烧脑系w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经典无须赘述,各种细思恐极。


《清醒思考的艺术:你最好让别人去犯的52种思维错误》


↑膝盖各种中枪,读完就觉得自己是个智障(。


《Globalization: A Reader for Writers》


一本主要是议论文+散文的文集。从科学研究,文明,民族,人性等各方面讨论了全球化会将人类引向一个怎样的未来。有很多文章的论点都很新奇w




粉丝真可怕。还是粉丝最好吃了。

刚刚看见个lo主,说不是kkw纯粉的人别关注也别转载她的文图,我感觉一下大约就是:你特么如果不是全世界只爱kkw一个人那么就不准你特么看老子主页转载老子文图白嫖老子。

虽然说道理我都懂,她出产的文字图片也都是归她所有,但是还是觉得很可怕。

我读书读的少口才也不好,性格一向冷漠不关心三次元的任何明星,没办法对她们纯粉的爱感同身受,所以一下子也讲不上来哪里可怕,但就是觉得....很可怕。

lofter是个公共平台吧?你这么不愿意让别人看,那么为什么不直接去kkw贴吧之类的地方,硬是要待在lofter呢?

不是特别明白。

去吃碗酸辣粉吧。

脑洞聚集地:

东隅:

遇见神经病怎么办?
用不着多废话,举报就好了。

ps,这个方法是我也认识的一个姑娘教给群里的另一个姑娘的。我怕给她们惹麻烦又被神经被病给咬上,所以把昵称和头像都截掉了。如果她们看到了同意的话我再把id标注出来。

一周年快乐( • ̀ω•́ )✧

【楼诚】【分析】不过如是【简体版本】

转一发正一正自己的cp观

鸡仔饼很甜:

lo主分析得好棒~


Margherita C.:



想了两天才想好转发应该回些什么。那天我闲来无事开始对自己发问,我萌楼诚萌他们什么,我想了想,我爱他们生死相依。然后我又听见自己继续问,那只是他们的一种状况,一种形态。我想了好几天,就是想不出来,后来,就在刚刚回顾自己的文的时候我找到了答案:楼诚之所以是楼诚,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理想,并且在奋斗在理想的路上愿意与对方相互搀扶。甚至我可以说,这个理想是什么都没那么重要,这个理想的对错,造成的后果影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追求理想的这个过程中,因为对方的存在而不再孤独,因为对方的搀扶而开始享受追求理想的幸福。人嘛,幸福是在追求理想而不是在得到。这个过程在我看来,就像是楼诚感情。

冬夜里我独行了很久,本来以为这条路上终我一生都将孤苦无依,而你却在一点光明中握住了我的手。
从此我终于开始欣赏雪景。




Pie_Pi:







*是篇70%纯度的分析








*剩下30%是个人看法。








*写的挺乱,涉及很多人和很多CP,意见不合请尽力心平气和看待。








*多谢诸君。








*发个简体版本方便阅读,我回去看了一下繁体版自己看得都头疼(出息








﹣﹣﹣﹣﹣﹣﹣﹣








“是我的手足,也是我的情人。是我的刀锋,也是我的灵魂。”──  @贺兰 《桃李春风》








开篇引的是我最爱的一篇正剧向中篇的题记,也是我见过的对楼诚CP最淮确美丽的注脚。








事实上我想要写这篇东西想了非常的久了,从一五年想到一六年始终落不下笔,今天终于鼓起勇气来写。说是CP分析,但实际上也就是我对楼诚这个CP一点粗浅且上不得台面的理解,还有剧裡一些安排的解释,可能扯到楼诚两人各自的分析,还有点有关楼台、双毒之类CP的分析,还会牵扯到涉及的人,比如说明镜或者明台的一些观点。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不过满纸荒唐言罢了。当然,诸位点进来看就当看个笑,觉得不合理笑不起来那就关了,咱们两不相欠,我不骂人,您也别骂我。








那咱们进入正题。








说句实话,一刷对这对CP虽说是萌上了,但真正要站定了,站死了,还是二刷的时候,那时候就不光是对于互动感到萌,对于两个人中间的感情体会到的也更多了一些。在这先偏题,我曾经粗略的看过一些剧本小说,里面的楼诚互动远没有电视剧里可爱,两人的关系远没有电视剧里如此鲜活生动和亲近,所以在此先感谢靳东先生和王凯先生的演绎,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现在看到的楼诚。








然后我们拐回这两个鲜活的,生动的角色里去。这对CP的动人之处我觉得是完全搭筑于平等和自由之上的。他们互相信任,互相扶持。并且不管檯面上是主僕还是如何,我总知道,我和你正并肩行在同一条路上,纵使它遍布荆棘,坎坷无比,但我们是并肩走的。我们自由的选择,自由的爱,但殊途同归。这是楼诚最打动我的一点。所以我在自己的文中尽力的强调平等(明诚做饭明楼就得洗碗etc.)并且尽力避开了夫人和妻子一类的称呼,毕竟是称呼女性,我不是非常愿意将这种称呼安在一个男性头上,这算指鹿为马。而且概念里彷彿妻子都是弱势/被动一方,凭什么呢。再说句实话,楼诚我最不喜的就是所谓的童养媳梗。若是调侃调侃也就罢了,如果真的认为是童养媳,这个CP身上动人的地方就会被这封建余孽(没错就是封建余孽)弄得一丝丝儿都不剩了。








还有这虽然是一对又红又专特别主旋律的CP,但由于两人都在巴黎有一段往事,明诚又在前苏联被打磨过,这对CP身上注定有极其鲜明的西化的地方,还有某种受到欧洲和俄罗斯(我从来认为俄罗斯自成一个大洲不用理我)影响的浪漫。所以他们是传统的又是新潮的,所以这对CP我最喜欢的还是小处见大,所谓芥子之中可见须弥。








在这个CP里不得不提的一点就是明诚这个人物身上巨大的矛盾性,这种矛盾性极其吸引人,这也就造成很多人错觉楼诚党里头一大堆受控。实际上楼诚二人各有各吸引人的点。但不论如何都不可否认的是在明诚这个人身上明楼留下的痕迹是浓墨重彩都不足以形容的。








窃以为明楼身上矛盾的地方是不多的,这个人物的迷人之处来自于广度,这个广度又来源于他的宽厚,冷静,温柔和渊博,他给人的感觉极其强大,彷彿一座坚固的,屹立不倒的堡垒;而明诚这个人物的迷人程度却几乎完全来自于这个人物自身的巨大的,不可化解的矛盾和痛苦,而且性格又内敛,内敛得可称清冷了;这人像是一口幽深的井,连里面的波浪都难看清。对上面这俩比喻句比较装的说法就是明诚身上的戏剧冲突来源于他自身的矛盾(Internal conflict)而明楼身上的戏剧衝突来自于他和外部世界的矛盾(External conflict),通俗点就是明诚是比较容易怀疑自我,他身上的冲突来自于他对于自我的厌恶,怀疑,抗拒,还有妄自菲薄。明楼身上的冲突来自于外界的压力,他和其他人的观念,意愿的不同。








我们先谈谈明诚。








依我之言,明诚身上最大的也最明显的三个矛盾点是他独立却又不独立,自尊却自轻,惜命却又不惜命。他在明家的身份亦矛盾,既是仆人又是主人,既是明家人又不是明家人。分析清楚明诚能把楼诚的关系分析清楚一半。








先不要急着反驳我,我解释给诸位听。








这里讲开了去又要讲到电视剧中的安排,二刷就能看出来明诚实际上对家里的三个人──明镜,明台,明楼──各有不同的态度。








仆人和主人的矛盾在于:…我不记得哪家有二少爷伺候一家子人起居&随身伺候大少爷的规矩啊…。








然后再谈明家人。








先谈明镜,此处我没有任何诋毁的意思,明镜是一个好人,是一个独立自强的新女性,亦是一个好姐姐,但这个好姐姐的身份仅限于明楼和明台;窃以为明镜实际上是并未将明诚当做弟弟的。








在草地用下午茶那一场戏实际上可见一斑,明镜有一句对明楼的台词可能很是让诸位炸了一会儿:“要不,就把你的阿诚借我用用?”但仔细咀嚼只觉苦涩。








这裡的感觉实际上比较Subtle,不仔细咀嚼很难想出来。如果真是当作弟弟,我相信明镜不会用“你的”或者“借”这样的词,因为作为兄弟自然不存在明楼“拥有”明诚这一个关系。所以若是真把明诚当作弟弟,明镜打趣的台词大概更类似于:“说我缺人你还一直霸著阿诚不放手,你倒是把他叫来问问愿不愿意给我做个理财顾问呀?”也就是透出要亲自问明诚的意思,而非去询问明楼。所以语言和态度是极其微妙的东西,不过是问一句话,要一个人,因为问的人不同就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再来就是留桂姨那几场戏,即使是为了接剧情,明镜的表现也让我不是很能够接受,至于明楼…那场戏我理解他为什么情商下线可我还是挺想揍他。








原因非常简单:从台词可以看出来明诚十分恨桂姨,可以说桂姨是明诚的仇人,真的尊重这个“弟弟”的话请给点盘缠客气的把她赶出去好吗?如果这样拉不下脸的话直接告诉明诚桂姨要来,让明诚自己做这个决定都好啊。(那伪装者要走的就是If线了…)








说好的明家二少呢。








明镜那一场让我不能够接受的是她明显非常想要留下桂姨并接济她,20年帮佣真的能够留下超越一个弟弟的情分吗?而且这个帮佣可是曾经想要虐杀(明诚原话)她的弟弟啊?!








至于明楼:明大长官你长兄护弟的本性呢?!啊?!你帮着明镜去劝明诚?!啊?!








我本人没有遭受过家暴,倒是遭受过校园暴力,所以能有一丝体会。我那时候是14岁的年龄,外加读书多心理早熟Buff,并且只是每天8小时持续三年到毕业,有家人朋友安慰,更何况还不是持续三年的肢体暴力而是断续的肢体暴力+冷暴力。光这样我的内心都几近崩溃,留下极其深重的阴影,至今未能摆脱。明诚那时候才多大?就看那身量顶天了十岁一孩子,24小时活在自己概念裡的母亲的冷暴力和肢体暴力里,还有繁重的体力劳动,对于一个心智还没成熟的孩子留下的心理创伤我这种算经历过一点的人都不敢去想好吗?好吗??明楼你指著桂姨吼的时候的心气去哪儿了?啊?我问你,去哪儿了?!这块儿都不是我想着谁控谁的事儿了,而是经过了前面大片的铺垫之后,后部剧情自行打前部剧情的脸。








更别提明楼对于明诚有多重要,先不提吊桥效应在这的影响,孩子太小,但是明楼明显在明诚身上倾注了极多的感情和心血,在这个家里明诚也和他最亲(后面我再讲)明镜明台偏护桂姨也就是高级角色普通打个伤害,明楼也这么干那简直就是满级角色佩戴+10满宝石史诗武器装备打出的暴击好吗。我相信明诚那会儿世界都有出现裂痕的趋势。








加上明诚与明镜的互动几乎全是毕恭毕敬的,接棉袍啊还有普通相处都能看出来,他从来没对明镜耍赖倾诉或者撒娇过,仔细注意一下全剧应该就能注意到。我不一一拎出来分析了要不这文得没完没了,唯一皮点儿的地方不过是除夕夜要红包,那儿还是捧明楼的场呢。馀下的时间他的肢体动作一直极其恭谨克制,非常,非常,非常克制。比明楼都克制。








所以我更倾向于在明镜这明诚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弟弟,实质上的管家,他们俩的互动无处不给我这样的感觉。








再提明台,明楼最胖让他压轴。








明台的话我觉得明诚这儿更像是家庭教师,对,家庭教师一样的感觉。好的,我管你,但我管你是出于我的职责所在和我的责任心,也许还加上明楼的吩咐,但始终有距离在。明台的撒娇撒泼更接近于跟老师处好了以后的玩闹,没那么亲。








再不客气的说一句疯子还捏过明台的脸呢,明楼还抱过明台呢,明镜那就是明台最亲最亲的亲姐姐,明台主动扑上去抱,这我不用说了吧?连于曼丽都抱过明台啊!明诚跟明台最亲近不过就拍个肩膀吧?还有就是刺杀的时候明台对于刺杀明诚这件事情明显毫无犹豫,他连感怀都只是感怀他要失去他的大哥(不服的回那一集看明台摸的照片再来跟我杠),所以我认为明台这兔崽子对他这个名义上的二哥并没有什么卵蛋的感情(对不起爆粗了),明诚回来这小子撒气起头就全撒明诚身上,把人从楼梯上推下来知不知道明公馆那个楼梯明诚在的那个高度真的推倒了滚下来轻度脑震荡逃不了?你也是受过军校训练的你怎么就不收着点儿手劲儿?那么一扯伤口肯定裂了,所以要说明诚被明台当二哥我真心是实力拒绝,这什么糟心玩意儿。之后明诚朝著明台说话我都不太乐意,那催命的小祖宗被明楼揍是活该。








这儿我说一句就是我着实不太喜欢明台,小少爷脾气和不会读气氛前期是萌点,但在愈加紧张的后期就让人想抄起棍子把他揍得下不了床。真当是老干部唱我不想长大啊,都在一个立场上长点心理解理解你那俩哥成不?再加上身上那股被演员演出来的可称奇诡的无时无刻无所不在可以称得上阴魂不散的油滑的纨绔子弟气息都不能用角色身上的矛盾性来解释,语气憋不住就不好了点儿所以还请海涵。








再说明楼。








最亲近一个绝对没得说了,数数明诚侃了明楼多少回啊,都是剧里著名炸点。








“公众形象怎么样?”“汉奸形象”“嗯?”“西装不错。”








“发型怎么样?”“真像汉奸。”“…越来越没规矩。”








还有撒泼撒娇也是。








“箱子拎进来啊!”──然后明楼懵逼2秒后一脸欣慰(我一直在思考这个欣慰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在欣慰这孩子终于愿意对我撒娇了吗)笑得跟个饺子似的乐颠颠儿把箱子拎进去了。








“哦哟哟哟──我可是伤号啊!”








“我再捡东西我把手剁了行吗?”








“大哥,演过了啊。”








………我虽然很努力地装理客中了但是你先让我多打两针胰岛素…啊甜死我了。








因为这个人物本身的内敛和内向,还有他在另一个长辈明镜面前一直保持的温良和驯顺,二刷的时候明诚在明楼面前的这种不多得的,随意到几乎放肆的态度就被衬托得极其明显,又因为他从来没对其他人如此放肆过,这就能显出明楼的特别来。这种放肆是真正亲人间的举动,举个例子就是在座被宠大的各位开玩笑损父母的时候一般都不会担心爹妈为了这一句损把自己扫地出门。








他也跟明楼发过脾气,就是那种纯粹情感宣泄式的发脾气,这是他对其他家人没干过的。也就是剧中著名的:“在明家,我就是个仆人嘛!”Flag。








但我倾向于这是炸毛了说心声了,但这也表明他是乐意依赖明楼的,乐意把自己最柔软最脆弱的一个面露给他,有点像是猫露肚子。所以后面明楼那个“谁把你当仆人了!”之后我特别遗憾导演没加上一场抱戏,一个拥抱上去再轻轻拍两下低声斥一句胡扯什么都出来了(包括Fanvid素材),缺了这个拥抱情感上留白显得有点重而刻意,距离感太强了。








但我觉得就这一点点地方,就这几个桥段,芥子之中见须弥,能让人感觉到明楼的温柔和他对明诚的意义来,而且也能感觉到他是真的把明诚当弟弟当亲人当明家人来看的──言语上的如山铁证请参看明大长官面对南田洋子立下“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这个著名Flag一段。加上如果我们想一想,是明楼带大了明诚,可以说是明楼一手塑造了明诚,塑造了一个这么好这么好的明诚,他得费多少力气啊,有心理创伤的人社会性不强,还敏感胆小。我自己就很讨厌交际,并且在人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得跟多人互动我会直接犯病(胸闷气短,心口疼痛和毫无来由的恐惧,我是真的会被人多的地方吓哭的。),也很容易被突如其来的响声或者动作吓到心慌。明楼得有多么多么多么大的温柔才能把明诚安抚得这么好,教育得这么好,让他成为一名优秀的特工呢。








我猜大概有这────────────────────么大吧。(比划)








在明家这个尴尬而矛盾的地位说完了。








接着说明诚同志不惜命的事儿,真是军统出来的就知道把自个儿往裡填了。








明诚曾经在剧裡两次提到拿命拼,一次是捡手表,一次是支援明台。








“是我犯的错,我拿命扳回来。”








“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一定把他完完整整带回来行吗!”








两句话,皆是毫无犹豫,对于自己性命的态度可称轻描淡写。结合那个死亡极其轻易也极其轻,但你说死很有可能真会死的年代,明诚这两句话足可以见他不惜命到了什么程度。








还有就是把自己往枪口下头送的狩猎行动,我就是清楚明楼枪法十足十的牛百发百中十枪一百环我身上也一身的白毛汗,枪口离心脏多近呐…离著动脉血管又有多近呢…。








真是不爱惜自己。(明楼腔调摇头)








但你说他真不惜命吗?我看其实也惜命──就是惜的不是他自个儿的命。明楼对此估计是门儿清的。








我一直觉得导演欠我们楼诚吻戏那场明楼发火时候的台词非常耐人寻味──“你必须活着,你和他都必须活着回来见我,见大姐,听见没有!”








要知道那场戏在他们心中快死的可是明台(虽然人家福大命大造化大十几杆枪对著他放楞是连个划伤都没有…)明诚还在明楼眼前站著呢,头发都没掉一根。








但明楼先叮嘱看似没什么危险的明诚必须活著,然后再叮嘱他带回明台来,而且明家实际上真要说是大姐地位最高,一家之主,可行家法,明楼对此很清楚。我一时间记不起佐证的台词,但我记得他一直把大姐摆在自己前头,很重辈分。但这裡却不一样了,明楼越过这种辈分将自己摆在大姐前头了──而且我记得很清楚明楼那个我字咬得特别重,大姐咬得反倒轻,明显是强调首要前提是见“我”,而非见大姐。结合前面我觉得这已经很明显了这个回来见我就是纯粹说给明诚听的──你得回来,你必须活着,好好的,完整的回来见我明楼,听懂了吗。








如果明诚真爱惜自己,惜命,明台现在命悬一线,我们思考一下明楼会怎么叮嘱他,首先得是叮嘱他把小祖宗带回来,其次再是他自个儿,因为他知道明诚肯定会拼,但不到最后要紧关头肯定不拼命,然后他的辈分观也重,于是台词可能变成如下顺序:“他(明台)和你都必须活着,你们俩都得活着回来见大姐,见我听见没有!”而且大姐的咬字会比我重。








但这儿明诚是个不惜命的主,明楼估计非常清楚他把自己的命看得比明台轻多了,可能会不必要的拼命,然后他可能也很清楚大姐在这对明诚不是特别管用──大姐亲明台呀──于是他把自己拎出来说你小子活着回来是给我活着你搞清楚没?不许乱拼命!








我………这个两情相悦温柔体贴我吃,我特别吃,好甜,齁甜齁甜的(飞昇)








上面已经提到了明诚的自轻,我们来提提他自尊而自轻,独立却又不独立的这一部份。








明诚的自尊心是很重的,他也极其独立,这一点我相信任何看过伪装者的人应该都不会反驳我。在外面对梁仲春之流时他非常的自矜身份,处处都透出一股:“呵,老子搭理你是给你面子”的感觉…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他对着外人真的特别凶,皱著个眉头满脸都写著一个字那就是:“哼!”








他跟梁仲春的几场对手戏看得很明显,仔细看看就能看出来,那真是满脸的要不是有钱赚本宝宝才不搭理你呢呵呵。








但他其实也自轻,从上面救明台那场就能看出来他根本没打算把自己抬到上面去,他认为自己跟明台性命的价值本身就不对等,明台的价值比他自己大,明楼的价值也比他大,大姐也是。阿香虽说称过明诚一句二少爷,但王天风跟明楼那场小学生打架的时候说明诚是个下人明诚没否认,他完全没吱声,表情都没怎么变,明显是认可这个身份的。虽说明楼后面狠狠刺了郭副官一把算报仇…但说句实话我觉得王天风那句“我们都能死,唯独你兄弟不能死吗?!”出来的时候明楼就应该暴起发难:“你放屁!你给老子睁大了眼睛看看,老子已经赔进去一个弟弟了!他现在就站在门外头!你还把我另一个弟弟也拉下了水!现在你居然好意思在这瞪著我跟我说唯独我兄弟不能死?!”








那场戏梗得我呀…唉。








还有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明楼对着王天风都火成那个样子他居然还是顺着明诚的。仔细看就能注意到在明诚往明楼身前一拦之后他基本就没再越过明诚的身体去,指著王天风鼻子骂你活该的时候他虽然跨前了一步但很明显还是在明诚身后的。他呆在明诚身后只有俩理由,一是他怕王天风,二是他顺著明诚。明楼肯定不怕王天风,他那食指点得恨不得戳到王天风眼睛裡去了,那他不越过去唯一的理由就是他潜意识就尊重明诚的意思不打算再跟王天风起肢体冲突了,否则要凸显明楼的熊熊怒火的话明楼明显可以一把推开明诚直接把手指头戳到王天风脸前去(然后再打起来)。再仔细想想明楼几乎就没对明诚动过粗,就任务需要无可避免的得打他一枪,然后抓他一把领带(还给抹平了)……。








………本单身狗现在不想说什么,本单身狗只想静静。我萌的CP果然全世界最配。








明诚不独立的地方实际上还是很Subtle的,我简直没法儿单揪出来讲,因为他的不独立真的太微小,但偏偏这个不独立又很关键,仿佛祭坛下的枣核,缺了这一个枣核整个坛子都要倒。因为他的独立和自尊是上层建筑,这个上层建筑就建筑在他对明楼的不独立这个基础上。但我又没有台词佐证,我只能说这种不独立在狩猎计划之前车上对手戏和计划前期给南田打电话前看明楼那里显露了出来,但我实在没把握把它讲好。(一口老血喷出来)








然后我们再看情侣装什么的……我语无伦次…。








然后一看我他妈用了5700字单分析明诚,操,这文章要破万。








不管了,现在来谈明楼。








明楼身上的矛盾就没那么多了,就像我前面提到了的,明诚身上的矛盾和戏剧冲突一般是自身矛盾(Internal conflict),明楼则是外部的矛盾(External conflict),他自己不会产生什么极大的自我怀疑或者自我抗拒。








这不知为何就导致了我几乎无法入手分析他。








明诚有点像山,山我可以分析他的东南西北走向,山上能看见的树木分佈,山下多山顶少什么的。但明楼就是片海,你看他惊涛骇浪起,你看他水花拍岸过,但你能看见的始终只有一片博大澄净的水域…。不潜水进去你是不知道裡面的生物分布的…可这片海又TM是管制海域,管理员帅哥明诚身长玉立往那儿一站就教人发憷,不能下去…。








这导致我几乎无法下手去写,除了啊你看他那么温柔那么好那么帅我都没词儿,内心几崩,以至于我每次想到这个分析都只想骂街。








那我既然用CP脑分析了前面明诚,我还是操持著一颗CP心来分析一下明楼在这段关系里的一个地位吧。








其实很明显的,就是不管床上怎么翻腾,明楼在这段关系里面很明显是一个主导的地位,所以其实就算明诚是管账的那个他也还是说了算的…我终于还是说出来抽我自己的脸了……毕竟之前跟朋友调侃明楼的气管炎和在明家我就是个仆人嘛的人也是我(笑)








其实这个主导关系我根本不需要多说,明楼对于明诚的意义简直明显到瞎子都可以看出来的程度,救命之恩,再造之恩,加上是战友,是亲人,是兄弟,还有CP脑的我执意要添上的爱人。结合我在前面说过的有关于明诚在剧中桥段的一些分析,我觉得我基本可以判定明楼是明诚这辈子最亲近的人了…也许能跟明楼能有的一拼的就只有明诚那场短暂恋情裡的女朋友。这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上苍对明诚最好的补偿了,给了他这么一个好大哥。我一直觉得明楼对明诚的意义就是,他在遇见明楼之前都是畏畏缩缩的,弓腰驼背极其的憋屈,然后明楼过来天天拍着他的脊背,把他拍直了,从一个仆人变回一个人来,然后明诚又在伏龙芝学会了脱开明楼的提醒和敲打自己直著脊背行走,然后才有今天这个和明楼并肩前行的明诚。








说真的我觉得我在这儿简直是没有话找话也要继续说,因为我没得什么好分析的,明楼对明镜是个好弟弟,对明台是个好哥哥,虽然经常和明诚联手坑他。作为共党是个好同志作为军统他也差不到哪儿去。明楼的宽厚,温柔,渊博,智慧,冷静简直无时无刻的从每一个他出场的镜头里透出来,当然和王天风幼儿园小朋友打架那一场不算,那是两个特工在打架,哈哈哈哈我没有笑。








在这既然提到疯子好几回那我提一下有关双毒和天台吧,总觉得再不提就没法提起了。我个人觉得王天风那就真是个疯子,他的整个肢体语言和他的行动都透出一股疯劲儿来,那感觉就是他要不想死黑白无常拿著招魂幡来招他他都能把招魂幡给扯了,他要想死地府十万府兵都拦不住他闯进阎罗殿写生死簿。








这种人对于爱情是不屑一顾的,他自己也不会真的去爱谁,顶多是觉得重要罢了。我微妙的觉得王天风看明台是看另一个自己,一个辽远时空里早已死去的,年轻的王天风;现下他却又要把这个王天风也送去死路上了。所以他对这个年轻人怀有某种特殊的惺惺相惜之感,但绝对不是爱情。这个人应该既无铠甲也无软肋,浑身上下皆是铮铮铁骨,端得是蒸不烂煮不熟锤不瘪炒不爆响当当一个汉子,孤独疯癫一生,最终为一个空幻的,虚无缥缈的理想献出自己的命去,只为了让那个理想显得更现实一些。我觉得这是对疯子最好的注释了,如果添上儿女情长,总觉得不太对劲。








然后拐回明楼来,明楼是远没有王天风那么刚直的,过刚易折,他懂得这个道理。他是个天生的领导者和教育者,也是那种可以被当做一个精神依托的形象,但他自己却找不到一个依托,这是明楼身上唯一的一个矛盾,化解这个矛盾的正是明诚。能够看出来实际上明楼某种程度上也是依赖明诚的,因为这是唯一一个完全了解他的人,不光完全了解他的一切,从他的心态到他的身体疾患,还与他有相似的经历,处在相似的位置,并且和他一样的温柔,果敢,成熟。这块儿我不得不提一把楼台诚台CP…先不提这俩人会不会对小弟下手,我觉得光是明台那个性格就基本掐死了这两对CP的可能性。在这个时代,他们的个人经历和身份给予的重压之下明楼和明诚皆是精疲力竭遍体鳞伤,而明台受过的苦遭过的罪比起明楼和明诚著实…小巫见大巫。宠溺是可以的,爱情和过日子那是绝对过不下去的,因为最终他们无法互相理解,原因不过是明台太过晚熟,太过幼稚,太过随心所欲。这种性格不适合明楼明诚中间的任何一个,原因很简单:伺候这位爷一辈子他们二位伺候不起。








说实话就是从明楼的梦境里和之后他那段“我就盼有朝一日谁把我出卖了”一段台词加上他那个比疯子还疯狂的死间计划里就能看出明楼在某种程度上是跟明诚同样的不惜命,甚至渴盼解脱和死亡,但他对自己的定位比明诚清楚,所以他会把自己的命攥的很牢。








明楼的这个创伤战时是无法抚平的,所以只能等战后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慢慢的填满这个创口,把它抚平了去。明诚也有伤口要去治疗……所以某种程度上这俩也算是互相疗伤了。








所以我又生生胡扯了两千字出来。佩服我自己胡扯的功力。








然后在上面乱七八糟的分析结束之后我打算定下心讨论一下这个CP对我来说算什么,感觉是什么还有…我粗浅的见解。








怎么感觉我铺垫了七千字现在才是正题呢(笑)








这个CP我觉得爱情亲情友情兄弟情战友情单拎出一个都没办法概括他们中间的感情,这该是这几种感情反应升华后生成的另一种神奇而崇高的东西。我之前也提过一些简短的概括词,比如说又红又专,比如说互相扶持,比如说互相疗伤,比如说并肩前行。这CP我吃的粮食真是异常的素淡,纯肉R18没吃过几篇。实在是干柴烈火都是一时的,细水长流但是如胶似漆才是主调。这个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种。








但这一切的大前提是关系双方的平等,对于对方选择的理解,认可。也就是说关系双方是自由且平等的。我曾经跟我的朋友 ( @Margherita Cleopatra) 讨论过小说原著中的明楼和电视剧裡的明楼,这场讨论算是写它的一个推手之一,得出的结论是电视剧里的明楼是惹人爱的(涉及一系列花痴),书里的绝对是遭人恨的(原话是想打死他)。就是因为书裡面明楼对明诚做出的一系列可称践踏人格的举动。








所以我觉得还是列一列我觉得这对CP里怎么都不该出现的一些个情况…之前就见到一些就雷得我天灵盖都要爆开了…。








首先就是雷得我虎躯一震的童养媳,这个我基本是完全没有办法接受的,调侃调侃就算了,设定要是如此那就只能说明明楼是个禽兽不如的混蛋。养来就是要娶,那么后面的栽培和扶持都是别有用心的,这样基本抹消了明楼这个人物身上全部的闪光点,取而代之的就真心是个噁心的衣冠禽兽了。








然后还有就是…这个我没法形容,只能拎出栗子来了,是某位作者写的一个名动一时被掐也掐得很凶的文章,那个我是开头看了第一章就没看下去,上一个虎躯一震,这里我的虎躯彷彿通了电一般的疯狂抽搐。彷彿看见了一个原作明楼AKA另一种程度上的崩毁。








不爱就不要吊着,爱就大胆说出口,不要替任何人做决定。我始终认为替某个人做一个可以影响人生的决定是极其不尊重的,这相当于否认那个人的自我意识和头脑。那篇文明诚的形象简直不能更加卑微,相互扶持和相携而行基本全部原地蒸发。那些美好的会心一笑心意相通彷彿都喂了狗。








如果连对人最基本的尊重都消失了,后面的东西就什么都没了,谢谢。








于是我就看了第一章再也没看下去了,再看下去只怕我要心平气和的祝愿那位作者病房唱K灵车漂移才可解恨。








还有一个我忘记提了,在这裡添一下,那就是有些文章若有若无的对明楼的神化/对明诚的弱化。彷彿明楼他刀枪不入永生不死,是个没缺陷没病痛的人,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人”留在人界做什么呢,合该是要早早飞升去仙界享福去的。明诚需要的也不是一个神,而是跟他一样的一个人。明楼身上的魅力有一部份来源于所谓的“反差萌”,就是他身上的缺陷和烟火气,所以我写他缺陷的时候神开心。不乐意吃药啊喜欢撒娇啊感冒了赖床啊什么的我添得简直得心应手,观察一下父母就有了,真的,成年人也是会撒娇的!我妈不乐意吃药啊之类的跟我撒过好多次娇了!可萌!(喂!)








至于对明诚的弱化,也算是同人中很常见的,对受方的弱化或女性化。在任何文中者都应该是被避开的,把他塑造得只躲在明楼身后做个漂亮瓷瓶或者让明楼替他扫清一切的困窘什么的,是不是把明诚想得有些太过没用了?他可是传说中的十项全能啊,一直躲在明楼后面是不行的。








写前多斟酌斟酌,毕竟这对CP对手戏最迷人的地方不过是心灵相通,你来我往又势均力敌,谁都不比谁弱。然后两个人才擦出火花来,弱化了哪一方这CP其实都不好看。








还有就是几乎每个同人圈子都会出现的刻板印象和脸谱化人物──要么是因为写小品文铺不开要么就是真的对角色就那个印象了。








角色让人摆出doge脸感叹Interesting或者摆出花痴脸都是因为这个角色的深度和广度,真心别对著人设就苏起来,我已经对著无数个见楼羞明诚和见诚怂胖楼无语凝噎,明诚绝对不只是个管家或者河东狮,明楼的魅力也绝不止于霸裁妻奴。明楼跟王天风即使是见面就打那为什么不能心平气和的多放放嘴炮呢?为什么一定要小学生打架呢?看了不少都觉得千篇一律…。就是那种拿一个刻板印象套剧情的东西真不少啊。








总之就是不要写成霸道总裁妻奴痴汉X十项全能霹雳娇娃就好…。








写前多问问自己这几个问题吾日三省吾身一把…我不敢说能提高很多…但一定能提高。








感情这件事需要容忍也需要情话和甜蜜的调剂,争吵的微小不代表没有,如果只是想写个小品文乐一乐脸谱化一些无可厚非,写正剧向对于角色的理解还停留在上面的程度…啊,大写的尴尬。








我自知不是个什么好写手,写出这些东西也就是博人一笑的程度,胡扯了九千余字(幸好没破万),有正儿八经的分析也有自己的想法,加上还有一些小调侃和小感慨。








谢谢你们乐意看到这儿。要觉得这人看著顺眼,咱们下篇文(那时候估计就是正经同人小说了)再约!








谢谢谢谢。













啊为什么网页版的lofter天天在那儿抽啊!

【推文】当我们心很累的时候我们想吃些什么

中中级:

我居然被推文了,大哭 TAT


最近收获太多,简直难以置信,不行我要鸡血地转出来得瑟一下 TAT


(顺说我在码字……晚点更TAT)


没有拣啦:



答:小甜饼


(肉馅哒也可以!)


【黄志雄X曲和】治病


【凌李】课程表(只为吃肉)(❤)


【凌李】小污怡个情(欢脱向)


【凌李日常】限时抢购(小污)


【凌李日常】睡前运动


【楼诚AU】我想知道去年夏天你们干了什么(❤)


[蔺靖/楼诚]霸榜狂人蔺晨之二三事 1-6


【楼诚/AU】给我你的电话号码(一发完)


【楼诚/楼诚衍生】反其道而行之(一发完)


Sabiston Textbook of Surgery (克氏外科学)0(❤)


【楼诚】香水 01 (ABO)


香水番外:阳谋


【楼诚】Merry Christmasand happy new year


【凌李】旅程 01


【凌李】今日休沐 章一 白头如新, 倾盖如故 01 (架空)


情丝绕(现代商战架空AU)


【楼诚深夜60分】七年之痒


【楼诚】【杜方】你不知道(一)(❤)


[楼诚](原著向)珍重待春风(一发完。小炒肉。)


[谭赵]Petrichor(NC17/短/完)


[伪装者/楼诚]《明长官金屋藏娇》1


【楼诚】慈悲城(一)(这个不是小甜饼……)


【黄曲】两个离婚男人(完结章)


【谭赵】Scarlet Cherry Boy(要污不要优雅)


【楼诚】一个巨大又邪恶的脑洞:如果明楼是年纪小的那个


江城子


霜明月


一个跑偏的求文贴


↑这仨已经找不到了,我就跟你们说一声很好看


【伪装者/楼诚】治疗性冷淡的一百零一种方法(11/16更新第九章完结


【琅琊榜/蔺靖 苏霓】飞流怀了宝宝?!(又名:请认真的给飞流普及性知识)傻白甜...


【伪装者/楼诚/台丽】明长官家那个发情的Omega(11/23更番外的番外


【黄曲pwp】记得你说过的


另,一篇应该算是……虐文


【伪装者/楼诚&楼诚衍生/现代AU】贪欢 (116#楼更新至CH10+尾声+后记)


一个非常喜帖街的故事。楼诚,凌诚,台历,谁都没有和谁在一起


爱惨了QAQ


标❤的强推XDD


以及,相顾以忘言中中级是我这段时间最喜欢的俩作者!故事都超级温柔超级可爱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