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白露

锤基盾冬ec女孩
偏爱寡鹰。盾铁不吃
沉迷于fgo
楼诚爱好者

杂想:写给《拟结百岁盟》

朋友的前女票在朋友和她父母吃饭的时候发了消息说分手。她说她当时难过的忍不住哭,父母问她为什么她也不能说,更加难受的忍不住哭。当时听她讲的时候就特别心疼。她什么也没做错啊。

一条好吃的咸鱼:

可能写得过于冗长,太太要是觉得比较繁杂就不用看了。


 


写给《拟结百岁盟》@笙歌慢 :


 


昨天太太插的刀子,也许是因为在很沉寂的夜色中只有我一人对着冷冷发光的屏幕,我突然一下就感觉到很多情绪,想随便说一说吧。可能我的年龄比较小,还没有对世俗成见有很完整的认识,如果有什么特别不对的地方,请各位加以批评指正。


 


楼诚衍生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凌李,不仅仅是由于大部分的文都是从头甜到尾,还因为这两个角色工作的特殊性,简单来说,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凌远其人,是十四岁上少年班的天才,三十六岁的正处级干部,简历光彩得令人咋舌,但他同样面临着被抛弃的往事,生父的一再纠缠,改革的不被理解,无数个分岔路口他只能完全凭己之力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到爱》里印象最深刻的部分,不是凌远的那句“懦弱疯狂,自私凉薄”,而是很多个长镜头都是院长独自一人走在有些空荡的走廊中。电视剧的林念初是不懂他的,甚至在大部分时候,是处在情商完全掉线的状态。凌远很懂得说话的分寸,也恰恰是这一点导致了与其他人的误会。他不愿意对自己的行为解说太多,也似乎不是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但实际上他非常非常看重和周围任何一个人的关系,无论目的如何,他绝对是希望让每个人的利益最大化的。他的改革也的的确确是有利于医疗资源充分利用的。但是这条路上他很孤独。


 


所以当李熏然这个角色出现在楼诚党的眼前时,立马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如果说黄曲是一种救赎,精神层面上的救赎,那么凌李一定是另一种意义的逃出生天。为什么呢?因为李警官是一个足够乐观,向上,积极,几乎可以把所有形容阳光的词语用上的人。他的意志力坚定,承受力惊人,他可以在原则之上无条件地支持朋友。这就是角色的魅力所在。我知道,我们笔下的他们,已经远远不是原本的他们了。他们的身上开始存在一些我们所喜欢的品质。


刑警和医生都是很忙碌的工作。我在上小学的时候,有个同学的父亲是刑警,他总是一段时间天天放学都是爸爸来接,一段时间一个人坐车回家。因为学习任务不重,所以假期同学都会出去玩,然后他一般是待在家里。可能只有爸爸回来的时候,才是他的假期吧。而外科医生真的是完全不顾时间地在工作,颠倒白天黑夜的那种。虽然说现在某些地方的某些医生没有那么敬业,但是这一定是个很劳累的工作。这段话放上来我无非是想说,公仆组需要彼此。清河润夏太太的《狮子饲养手册》中有一句话,看了就泪目:“小孩儿,晚上回家吃饭吗?”凌李是在平凡生活中最真实的彼此,他们的美是深入心底的,是在最普通的地方开出的花,是在最寡淡的黑夜中的灯。


 


有人该嫌我啰嗦了吧,因为前面堆砌了这么多,我只是想就昨天太太的《拟结百岁盟》说点有的没的。前阵子,妈妈的大学同学和她说,现在根本不怕我们这些高中生早恋,就怕带个同性回来。只是单纯的一句话,可以看出这一辈人对于同性恋的看法,不仅仅是不支持了。她们大多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病态,或者说,是人格扭曲。我跟妈妈说,他/她们是拥有独立人格的相恋,妈妈却说,同性恋的双方一定是一方像女性而另一方扮演男性的角色。我无法解释,只能很含糊地应付过去。高二有个很好的同学,她对我说,她的家人认为同性恋的男性和在大街上看见爱穿女装的男性是一种人。我哑然。她是一个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人,所以我又问她,如果你的朋友是同性恋,你会支持他们吗?她说,她会很遗憾,因为这条路太难走了。


 


没有鲜花和掌声,这样的关系甚至会推翻你之前的所有成就,只是因为性向不同。


大多数国家,同性恋并不合法。我不是一个极端的愤青,也许这些话我说的太幼稚,但我还是想说,很多人对于他们,是歧视,是带着救赎心态的鄙夷,将他们善意的刀剑刺穿本没有错的人的心,然后就是把义无反顾的爱换作最后的妥协。因为那是他们最亲的家人和最好的朋友啊。没有人是独立个体。


 


所以只能剩“忽成一朝别”。


别后,思念比天长。


不可说,不能说。


我在上午的阳光里,哭到停不下来。


 


占TAG抱歉。


 

评论

热度(20)

  1. 卿白露一条好吃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朋友的前女票在朋友和她父母吃饭的时候发了消息说分手。她说她当时难过的忍不住哭,父母问她为什么她也不能